腾讯质变:科技向善与以人为尺度
2019-05-23 15:34:26
  • 0
  • 1
  • 0

马化腾先生宣布腾讯的新远景与使命是:科技向善。中国商业文明一个新里程碑事件。这是腾讯的质变,也是中国商业文明的一种质变的开始。

我在朋友圈写下了一段文字,记录了对腾讯此次重新厘定自己远景与使命的评论:科技向善,有一点向谷歌致敬的味道,谷歌是不作恶。伟大的公司不只是公司,公司是一种追求商业利益的物种,伟大的公司不只是追求商业利益,还要追求社会的利益,并承担起整个人类的命运和福祉的进步使命。

腾讯的科技向善必然成为中国科技公司的一面镜子,多少中国公司以技术作恶,损害公民和公众的利益不以为耻反尔津津乐道,选择科技向善,让我们看到腾讯的国际化视野和格局开始打开,这里面有某种终极使命的味道,也有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反思,更是对国际同行的看起,仅以此论,马化腾将成为中国最值得尊敬的企业家,具有这种视野和格局并愿意主动承担责任和使命的国内还有两家,阿里巴巴和华为,他们也是站在社会和人类的角度构建自己的商业和愿景。这三家公司将是未来几十年中国企业学习的标杆。

为何有这样的感触,并对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能够选择科技向善感到如此兴奋呢?是因为在过去的二十年,尤其是在过去的五年中,全球尤其是中国,在享受信息技术进步的红利同时,也出现了各种以技术创造的各种丑恶,人性恶之花在技术的浇灌之下疯狂野蛮生长,每每遇到一些科技公司的丑恶,我们能够怀念的只有谷歌的不作恶。

成长在中国人口红利和改革开放红利的科技公司,虽然贵为科技新贵、虽然贵为互联网新贵,但是并没有给中国的商业文明带来多少进步,相反,很多科技新贵,甚至一些巨头,在借助技术的红利洪流,制造了普通人完全无法逾越的数字鸿沟,这种鸿沟甚至比太平洋还要宽阔。直到昨天,还有以会员电商之名,却有传销之嫌的所谓互联网公司上市。

这些科技公司只能说是公司,甚至无法称得上是好的公司,因为这些公司裹挟技术的不对称优势制造数字化鸿沟谋取可能合法却并不合乎道德,或者进一步说,符合社会良善标准的利益。

所以,在长久的科技黑暗之后,你突然听到有一个中国的公司宣称要把追求科技向善作为自己的愿景和使命,你或许应该有一种穿越长长的黑暗的中世纪之后,突然来到了文艺复兴时代的感觉。

这是因为在整个中国的科技公司森林中,你放眼望去,都是满目的商业动物,在人、社会、良知、公序面前,很多的科技公司只有利益的权衡,一个科技向善就像一束上帝投到中国科技行业的一束光。

我们有必要了解下科技向善的来源,这是一个2018年由腾讯研究院发起的项目,聘请了腾讯创始人张志东做顾问的想,旨在汇聚各方共识“对新技术带来的新问题,寻求最大共识与最佳解决方案”,在这个项目中,其表明的基本立场是:人是技术的尺度。这一表述,意味着腾讯的科技向善是向公元前5世纪希腊哲学家普罗泰戈拉致敬,这位伟大的哲学家提出了“人是万物的尺度”的命题。

笔者找到一篇曲阜师范大学的学者张立恩教授写的有关这一命题的解读文中,在该文中,按照张教授的说法,后世伟大的哲学家黑格尔称该命题“是一个伟大的命题”。张教授在解释“尺度”时,从对人的价值角度认为,所谓。“人是万物的尺度”是要说明 ,就物对人所具有的价值而言,“人是万物的尺度”。(张立恩,2013)

那么,具体到科技而言,我们也可以认为科技向善的立场,其内涵应该是技术对人所具有的价值而言,人是技术的尺度。技术的价值和腾讯公司的价值由人来衡量——这句话看上去是一句正确的废话,但是却是知易行难的事情,因为在实际的经济、社会价值衡量中,技术的价值和公司的价值往往不是有人作为尺度进行衡量的。

在张教授的文中,引用了普罗泰格拉的话解释何谓人的尺度,这位哲学家说,:“风对于觉得冷的人来说是冷的,对于不觉得冷的人来说是不冷”,空气自有自己的温度,任何公司也有自己的价值,但是从人作为尺度的角度,冷或者不冷,有价值或者没有价值,就不是以自己的尺度标称的温度或者价值。一个公司可以日入千金,但是如果没有人的尺度衡量,也只是一个商业动物而已。

所以腾讯提出科技向善作为自己的愿景和使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为一个互联网帝国,在整个版图中,并非都经得起科技向善的人的尺度的衡量,但是我们应该对这种勇气和腾讯对善的方向的调头前行表示赞赏和支持。

其实中国的一些科技公司也有部分开始反思作为科技公司所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使命,按照文化基因来说,中国人是最不缺乏天下观的,在中国传统的文化中,天下是普天之下,向来的思考都是普天之下率土之滨的全体人类,反倒是国家的概念是近现代以来被西方强行加给我们这个民族的,而经历了短缺和饥饿的年代之后,在我们的民族记忆中,填饱肚子和赚钱成为一种经过选择的本能,表现在我们的商业文明中的野蛮生长文化,成王败寇文化,从而缺失了对人类文明、社会责任、人与自然的思考和敬畏。

中国有很多世界级的大公司,但是也只限于收入规模之大,并不具备对社会和人之本身的责任之大。那么,所幸,发展到今天,以腾讯为代表的科技公司开始反思自己,这是中国商业文明正在向善的方向进步的迹象,我相信腾讯的科技向善,必然引起整个中国商业文明的思考,甚至再造。

到底我们需要一个个科技巨头是为了什么?显然不应该只是追逐商业利益的巨婴,而是应该承担起某些与自身能力匹配的使命的事情,与政府和国家相比,跨国巨头作为一个帝国形态存在的巨无霸组织,天然具有跨国性、跨文化性、跨越文明性,如果单纯追逐商业利益,而不考虑何谓良善,很难走的长远。那么选择科技向善,对于腾讯而言,虽然没有明确的像阿里巴巴那样宣布要做102年的老店,也有百年传承发展的潜在含义吧。

最后,以一段普罗泰格拉的话结尾:我所谓的聪明人,严格来说是这样一个人,他能转变我们之中任何人,使对之显得是恶的事物成为显得是善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